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世界新动态:《收获》微信专稿|创作谈:为了那流动的和不确定的一切(赵松)

2022-09-22 17:51:17 来源:腾讯网
分享到:

赵松,作家、评论家,曾获首届“短篇小说双年奖”、“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小说《等下雪》入选2021年“收获文学榜·短篇小说榜”。著有《伊春》《隐》《空隙》《抚顺故事集》《积木书》《被夺走了时间的蚂蚁》《灵魂应是可以随时飞起的鸟》《最好的旅行》等。

2022-5《收获》刊载赵松中篇《谁能杀死变色龙》

《谁能杀死变色龙》(赵松)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各有困境与脆弱的人,却并不能轻易获得真正的共鸣与默契,只能渴望着以有限的拥有甚至占有来替代。一个长期游走在复杂生意场和蜻蜓点水般情感关系之中、以谎言与寡情为主要工具的老男人,与一位独自漂浮在大城市里、原生家庭情感几近瓦解,朋友关系多已散掉的生无可恋的年轻女人,在各自的困境与脆弱状态中发生了一点点关系,给予彼此微不足道的短暂寄托,却又都无法敞开心扉建立更深些的关系,使理解达成交互。在最接近时,她弃他而去。

创作谈

为了那流动的和不确定的一切

赵松

如果不是活在某种惯性里,以想当然的方式面对着这个复杂而又残酷的世界,那写作者所面对的困难就是显而易见的。

这种困难不是技术层面的,而是认知上的。要在日常之海里尽可能地把头探出水面,对不断流动变化中的世界保持敏锐的感知与认识,警惕各种惯性僵化状态的出现,随时感应这变化中的世界所释放出来的微妙信息,并以自己的解码方式去发现并重构其中的秘密……而这些,正是困难的所在。

或许,对抗这些困难的写作者,都是以近乎盲目的激情,在直觉的指引下,将自己抛入未知之海的。当然也正因如此,他们才有可能穿透一切如常的表象,发现日常生活中的那些落水者,看到他们那不为人知的挣扎甚至沉没。他们的困境主要是精神层面的,而这也正是写作者在对抗那些困难的同时所要触及的领域。

触发我写《谁能杀死变色龙》的因素,既与上述思考有关,也跟我对当下世界里人际关系的暧昧脆弱、轻易瓦解的认知有关——这当然源自人们各自的精神困境,反过来又必然会不断加剧这种困境。此外,我还意识到,在总是貌似随机充满偶然性的命运打击面前,人又确实是机会均等的,而且没有人能预知这打击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出现,甚至,还总是会被作为预兆的某个带有神秘气息的人所吸引。或许,更准确地说,他们是被彼此在挣扎中释放出的残余生命气息所吸引,在命运打击来临之前满怀误会地走到了一起。

人一生要死两次——精神之死与肉身之死。前者的告别仪式只能是孤立而又寂静的,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观众,但会有最后一抹黯淡余光,被某个人看到,而这个人或许刚好也正处在无望的挣扎徘徊中,并不知道对方闪现的其实只是精神之死发生前的余火,就像不知道自己选择的逃离可能正是吹熄它的最后一阵风。这一切,要是用常规视角去描述,该会是怎样的流行话题故事啊,可它是如此的反常,只不过是几次没有共鸣的靠近,只不过是些不为人知的内心波澜,甚至都没有发生悲剧式的命运交织碰撞——他们只是从各自不为人知的悲剧状态里发出低微的叹息而已。

在茫茫人海里,在不断流动的充满不确定性的变化中,他们的生命与精神信息就像萤火虫一样游荡在隐秘之处,而那些始终纠缠着他们的精神困境,却是根植于我跟他们共有的现实深处的,我所能做的,只不过是将这一切转化为某种语言,与他们的生命有关,与他们的命运有关。我知道他们在那里,就像知道我在这里。通过这篇有限的文字,或许我已多少理解了他们的偶然遭遇和本不相关的命运。

《收获》微店

Copyright @ 2008-2016 www.renq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人气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18864号-17

联系邮箱   291 32 [email protected]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