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每日快播:蒋胜男:通过芈月的一生,去看看《诗经》《楚辞》的世界

2022-09-21 19:10:16 来源:腾讯网
分享到:

由蒋胜男撰写的女性大历史小说巅峰之作《芈月传》(1-6)新版精修典藏本2022年由作家出版社推出。

2015年,由郑小龙导演,孙俪、刘涛、方中信、黄轩等领衔主演的电视剧《芈月传》在全网热播,剧中的芈月是被网友看作"白莲花一样的圣母形象",引发争议不断。

可原著小说《芈月传》,展现的却是“玛丽苏剧情”之外另一幅壮阔图景。书中有帝王心术、谋士智慧、世态人情的处世之道,尽显秦惠王文、张仪、苏秦、公孙衍……权谋的铁血手腕,还有芈月、黄歇、屈原等人大义当前、忍辱负重、绝处逢生的人生信念。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除此之外,《芈月传》中还融入了许多古典文学经典,诗经、楚辞信手拈来,甚至不乏《郩之战》《橘诵》《蒹葭》《关雎》等中学课本内容。有同学告诉作者蒋胜男,原来看不进语文课本里的文言文,但看完《芈月传》以后,他理解和背诵文言文变得非常轻松,历史课本上对于春秋战国的相关内容也自然就通达了。

近日,南都记者对小说《芈月传》作者蒋胜男进行了专访。在访谈中,蒋胜男详谈了写作《芈月传》的缘起,以及在创作历史题材小说时“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

她强调,写古人并不是堆砌名物,罗列器皿,而是要让他们自由地呼吸在那个时代。蒋胜男说:“其实我只是通过芈月这一生,去展开这七十多年七国争雄的历史画卷而已。去看看屈原、去看看庄子、去看看张仪苏秦,去看看楚威王、秦惠文王、赵武灵王,去看看战国四公子这些人,走进他们的时代,走进他们的精神世界,去解读如商鞅变法、胡服骑射、滥竽充数、完璧归赵等许多历史事件背后的东西,去看看《诗经》、《楚辞》的世界罢了。”

据她介绍,和之前的网络版和纸质版比起来,《芈月传》(1-6)新版精修典藏本进行了篇首语和故事内容的意境的打磨,更加细致精细地处理文字,使得这次的版本更具有文学性,同时在外观上看上去也更优美。但故事整体的大纲结构并没有改动。

南都专访蒋胜男

秦宣太后这个人本身足够精彩

南都:在《芈月传》之前,你还写过一些以古代著名女性人物为主角的网络小说,比如武则天、辽承天皇太后萧绰、西施、花蕊夫人、章献皇后刘娥等。是什么让动念以宣太后芈月为主角写一部小说的?这个人物身上的什么特质让你觉得值得一书?

蒋胜男:在此之前,我正在写一本书,叫《历史的模样》。它是一个系列,想通过写《历史的模样》讲遍整个中国历史。当时写完“夏商周”卷,我正往下追溯,打算做春秋战国时期历史资料储备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如果只是写一本普及历史知识的评述是不足以表达春秋战国那个时代的波澜壮阔的。那个时代,人们的精气神,百家学说的争鸣,人与人意识形态的冲击……这些东西,只有创作一部长篇历史小说才能表达,否则不足以承载。

所以,我当时想的是,我要写先秦时期的哪个人物呢?其实头脑中已经有了很多的人物设定,管仲和鲍叔牙、伍子胥和申包胥、宣太后、唐八子、夏姬等等。这些人物就像是储存在我头脑中的种子库一样,而查这些人物的资料,就像将这些人像种子播撒在土壤中,静静等待它们的生根发芽。或者说,这些人物像一个个小鱼苗一样,养在我的思维池塘中。我看看到底是哪条鱼可以长得大一点,能够把其他鱼苗给比下去。对我而言,写历史更像是一件养鱼的活,看看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那条胜出的鱼就会成为我故事中的主角。

选择芈月作为主角,也是因为秦宣太后这个人物本身足够精彩。虽然关于她本人的史料极少,但那个时代的史料却是不少的,所以有足够的构建空间。她在秦国执政四十一年,而这四十一年前后,正好是秦国从七雄之一,走到七雄之首的位置上。

真正让我决定去写这部作品,是2008年的某个晚上,我无意间看到兵马俑的纪录片,专家猜测兵马俑可能非秦始皇嬴政所有,而是他的高祖母秦宣太后。就这样几句话,一个极小的触发点,让我突然有了灵感,确定主角就是秦宣太后了。这也是我的一个创作原则,那就是要给大家带去“熟悉的陌生感”和“陌生的熟悉感”。比如写西施、妲己,大家对她们的故事太过熟悉,所以我会从别样的角度切入去写这类人物。而秦宣太后,大家都不熟。但说起那个时代,张仪、苏秦、秦惠文王、春秋的名士风流……这些大家又都是熟悉的。所以将这个人物作为切入点去写那个时代再合适不过。

关于她的名字,我也构思了很久,后来还是决定用那个纪录片中兵马俑上的残字推测来定名。

作家蒋胜男

南都:为了准确地再现秦代的政治制度、日常生活、社会风俗、衣饰器物饮食等等,你在写《芈月传》之前做了哪些案头功课,主要研读和参考了哪些文献资料?

蒋胜男:写《芈月传》前,其实酝酿了很久,主要是搜集春秋战国的历史资料。之前主要是列时间表,再一一填表入。比如芈月出生时楚国是什么样的背景?正好是商鞅变法结束之后,是楚国扩张进行到最强盛的时候。而胡服骑射,燕昭王的黄金台,六国兵困函谷关,这些事情正好都是在芈月活着的时候发生。这些事件有的不是她亲眼目睹,亲身参与的,但是她可以听到这个消息,并作为同时代的人对这个事件加以分析。

这可能是跟我们现代的学者解读得不一样,因为我希望创作这一段历史故事时,不是站在后世的角度,而是历史人物在当时这个事件的判断,必须是从他的知识体系中去判断这件事情。比如商鞅变法,跟周厉王最早变法的内容是一脉承接的关系,为什么之前失败?所以《芈月传》里的人物会说:先秦时代,我们的历史是怎么样,从历史的分析,种种。我写那个时代的人,人物不仅仅是具有他那个时代的思想,还要通晓他的时代之前所有的事情。

我认为写古人,并不是堆砌名物,罗列器皿,而是要让他们每一个呼吸都要活在那个时代。对于《芈月传》的人物来说,礼、乐、诗,都是浸淫于他们身心,俯拾即是,举手投足皆是符合礼乐之数,见物比诗经,动情吟楚辞,一切都是这样自然而然。

其实我只是通过芈月这一生,去展开这七十多年七国争雄的历史画卷而已。去看看屈原、去看看庄子、去看看张仪苏秦,去看看楚威王、秦惠文王、赵武灵王,去看看战国四公子这些人,走进他们的时代,走进他们的精神世界,去解读如商鞅变法、胡服骑射、滥竽充数、完璧归赵等许多历史事件背后的东西,去看看《诗经》、《楚辞》的世界罢了。

“大事不虚,小事不拘”是创作原则

南都:《史记》《战国策》等史料里对芈月的记载,显然不够支撑起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为了塑造中国历史上这个伟大的女性人物形象,《芈月传》在多大程度上遵循了史实,又在哪些方面充分发挥了作者的想象?

蒋胜男:“大事不虚,小事不拘”是我创作历史题材小说的原则。历史已成定局,大的历史结构和走向我不可能去动它,历史事件的结果也无法改变,因此,我尽量不去生造出一个故事,而是采用那个时代的框架、事件和人物。《芈月传》亦是如此,战国争雄的大背景不变,最终的演变结局也是定局,这些我都不去改变它。

但先秦的历史并不详细,很多资料也是缺失的,战国的人许多都没有生卒年份,比如黄歇到底是什么时候生的,并没有记载,司马迁写《史记》也没有特别去归纳,因此,这就给了我写作的想象空间,在这些可供自由想象的领域,我会不拘一格地创造出一些有血有肉的故事来丰富整体的叙事架构。举个《芈月传》中的例子,我希望《芈月传》中有人替楚王发出声音,站在楚国的立场跟她有一段对话,但不敢轻易去“冒犯”屈原,因此选择了黄歇和芈月的这一段感情。当然,我不是闭着眼睛去写黄歇。我考证过黄歇跟秦襄王应该是同时期人物的可能性。我想,当芈月在楚国的时候,他们有没有可能相识,如果认识会是什么样的关系。刚开始并不打算给黄歇安排第三种关系的,但是后来写的时候,我觉得这种情感会更激烈,更打动人心。这也算是自由想象中的“小事不拘”吧。可以说,历史只负责提供一个骨架,作家的任务是从中生出血肉,史学家做史学家的事,小说家做小说家的事,各司其职。

南都:作为一个历史小说作者,你认为应该怎么去处理历史事实和作家想象(文学虚构)之间的关系?

蒋胜男:“大事不虚,小事不拘”是我创作历史题材小说的原则。在剧情创作上,符合历史小说创作中历史真实和艺术真实的要求;在历史大方向上尊重史实,细节上真实细腻重现时代的场景,同时尽量从历史资料中去架构骨架;在剧情演绎上,要努力切入全新的角度进行创新,但创新的同时要注意让故事结构、人物关系、情感纠葛、人物性格发展都符合逻辑,既要有生活的真实性,也要有人物性格的合理性。重点在于把时代人物和事件串联在一起,而不是在史料里穿插小说情节。

我希望能传递一种历史观,不是让“古代人以现代为鉴”,而是理解历史人物所作出的决定必须根据过去的知识来分析和判断,不应该是后人强加上去的。历史人物在历史转折点作决定的时候,可能并不能清晰地知道对错。这只有后世才能评判。我们应当更多去感触他的心理轨迹,在面临选择的关头参照他处理事件的逻辑和方法。后世的知识是强加不到前世去的,但前世的逻辑思维方式是可以为后世所参照的,这就是“以史为鉴,可以知得失”。

现在的一些历史小说,不是现代人以史为鉴,而是古代人以现代为鉴,这就蛮拧巴了。这样做出来的东西不能成为鉴证,而变成了历史功利主义。因此,我尽量不去生造出一个故事,而是采用那个时代的框架、事件和人物。《芈月传》亦是如此,战国争雄的大背景不变,最终的演变结局也是定局,这些我都不去改变它。

南都:《芈月传》是你2009年的作品,到现在回看,你怎么评价当时的写作?有没有觉得遗憾或者不够成熟的地方?

蒋胜男:《芈月传》当时前前后后其实是从2009年一直写到2014年,反反复复地进行修改,成稿以后也大病了一场,可以说是我迄今为止,倾注心血最多的一个作品,也是我写到现在写得最长的作品。我觉得写这个耗尽了很多心血,但任何一个作品它都有遗憾的东西。

我当时是觉得可能再过10多年,我还要重新去修改一下这个作品,但是这一次的再版我进行了一个小的修整,因为我现在还在创作新的作品当中,就没有足够大的一个空间去进行修改和调整。但我希望将来真的是把手头想创作的东西全部完结以后,有足够的时间再进行慢慢地修改和调整。

南都:正如采访开头提到的,你的大部分代表作品《芈月传》《天圣令》《燕云台》《凤霸九天》等都是大女主剧,作家的写作都是有内心的价值和情感驱动的,你希望通过这些作品向当代女性读者传递什么?

蒋胜男:我写芈月的时候经常会想到21世纪的女性,希望芈月对抗命运的意识能激励读者。如果女人没有从内心打破这种限制和禁锢,就永远没有办法获得自身的解放。这个时代赋予了我们最大的可能,女性可以有更多同等的机会。因此,女人要有自我觉醒的意识,要有勇气和信心去掌握自己的命运。我创作的初衷、作品中推崇的东西也正是自我的坚持与奋斗,是平等、独立人格的呈现。

而今的网络文学是大浪淘沙

南都:你从1997年开始在电脑上写作,是晋江网最早的一批驻站作者之一,见证并参与了网络文学二十多年来的快速发展。 在你看来,目前的整个网络文学生态如何?二十年的繁荣期过后,网络文学将面临怎样的未来?

蒋胜男:2004年网吧的兴起让更多受众有机会接触网络文学,2008年引进付费模式之后,资本再次加速了网络文学发展,如今,各种移动终端、电子阅读器等科技产品的加持,不得不说网络文学见证了二十年来科技发展带来的这场媒介革命。

在过去,大家提起网络文学,可能一开始想到的就是玄幻、重生、穿越等等。伴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网络文学读者的范围扩大,更多的题材,尤其是现实题材逐渐成为了网络文学受到认可的创作类型。因为无论是网络文学,还是传统文学,文学所要表达的价值观一定是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现实题材的创作,从本质上而言,就是越来越贴合读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作者对当下生活的思考。凡是能给读者带来共鸣、能引发社会思考的创作,就是好的创作。而且就我们网络作家的构成来说,我们真的是“来自于人民” ,很多网络作家本身就从事这一行的工作,或者根本就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生态中,所以他们写出来的东西特别能反映真实的生活,甚至在某些方面因其真实而有建设性。“没有人能比一个厨子更懂得厨子的生活和要求” ,我们的网络作家就来自现实的各行各业不同阶层,所以当他们涉足现实题材的时候,能够更接地气,更与人民群众紧密结合。在我看来这种创作现象是网络文学从量变达到质变的必然趋势。

早期的网络文学是泥沙俱下,而今的网络文学是大浪淘沙,好的作品会逐渐崭露头角,整个行业因内容而兴起,也因好的内容而壮大。让自己站在当下,思考当下,不为逐利只为初心地去创作。对网络文学创作发展生态而言,这个产业链将逐渐健康化、全面化、主流化、精英化。

南都记者 黄茜

Copyright @ 2008-2016 www.renq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人气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18864号-17

联系邮箱   291 32 [email protected]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