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世界新资讯:汪曾祺致弘征信6封

2022-09-21 18:04:09 来源:腾讯网
分享到:

与汪曾祺有过书信往来的弘征先生,9月12日晚去世了。《汪曾祺全集 书信卷》主编李建新回忆:

2014年,为了编汪曾祺先生书信,曾辗转打听到弘征先生电话,通电话后又致信说明情况,很快就收到他寄来的汪信复印件,就是后来收入汪全集那几封信。字数不多,信息量不小,其中一封汪先生还抄示了祝贺沈从文八十寿辰的诗作。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2019年《汪曾祺全集》出版,6月份给弘征先生寄去一册书信卷,不久他寄赠了一函自己的线装诗集,附信说几年前寄来资料不久即突发脑梗,卧床很久。

三年来忙乱,想老先生身体不好也不便打扰……

1982年11月,弘征专程赴京邀请汪曾祺为《芙蓉》文学讲习班讲学。汪曾祺到湖南,他陪同游览桃花源,又请汪曾祺到家里做客……汪老对当地的擂茶、酒、沅江鱼赞赏有加。二人诗兴大发,弘征诗:“难得携书游结伴,幽林留醉且倾壶。余香共赞擂茶好,更喜沅鱼味胜鲈。”汪老和诗:“红桃曾照秦时月,黄菊重开陶令花。大乱十年成一梦,与君安坐吃擂茶。”汪曾祺手书自己的两首得意诗作《六十岁生日散步玉渊潭》和《昆明莲花池小店坐雨》,题赠弘征。

汪曾祺题画诗《游湖南桃花源》

此后两人交往不断。弘征还曾为汪曾祺治印。1982年12月28日汪曾祺致弘征信中还抄赠了他写给老师沈从文八十大寿的祝寿诗,而弘征《我与汪曾祺的诗缘》一文记有他与沈、汪二位作家的交集。

汪曾祺手迹《六十岁生日散步玉渊潭》

1984年正月初五,汪曾祺在蒲黄榆新居致信弘征,告知新居地址,并将一首《一九八三年除夕子时戏作》录奉,自言虽至老境,却并不颓唐。

1997年5月,汪曾祺辞世,弘征于伤感中写下《悼汪曾祺翁并步前赠原韵》:“感君高义到长沙,正是枫如二月花。今夕潸然吟昔句,恨难同再对擂茶。”

弘征,本名杨衡钟,生于1937年,湖南新化人。曾任湖南人民出版社编辑、湖南文艺出版社社长、总编辑,《芙蓉》杂志主编。著有《青春的咏叹》《书缘》《弘征词翰》等。2022年9月12日逝世,享年85岁。

特刊出汪曾祺致弘征的信以致纪念。

2014年10月4日弘征致李建新信

汪曾祺致弘征信6封信

一、1982年12月28日汪曾祺致弘征信

弘征同志:

惠函奉悉。承为治印,极感,如托谌容带来,可告她于到市作协销假时交给作协即可,我当去取。所需照片寄上。“画苑文坛两凤凰”诗二首拜读,觉得写得很贴切,亦饶情致。不知曾寄沈、黄一读否?如寄沈先生,他会高兴的。今年十二月是沈先生八十岁,但他不将生日告人。我去问,则云已经过了。前天我写了一首律诗,补为之寿,抄给您看看:

犹及回乡听楚声,此身虽在总堪惊。

海内文章谁是我,长河流水浊还清。

玩物从来非丧志,著书老去为抒情。

避寿瞒人贪寂寞,小车只顾走辚辚。

我近日血压增高,只是看闲书永日,新年以后,如身体稍好,当可写一点东西。顺祝年喜!

汪曾祺 顿首

十二月廿八日

二、1983年6月13日汪曾祺致弘征信

弘征兄:

前三天,贵州《花溪》的一个同志从谌容处把你为我刻的图章带来给我,距你刻成此章,已经有几个月了!好在我自湖南回来后一直未为人写字作画,暂时也用不上它。图章刻得很好,谢谢。等我稍有闲暇,当作小幅花卉为报。

《芙蓉》稿费65元已收到。以后再有稿费可即邮寄北京京剧院。这次寄到东四南人民银行分理处,跟我住处太远,往取殊不便。

小说恐怕一时不能奉寄。我近写一篇反映京剧团生活的颇长的短篇,已答应给《北京文学》。我家里人看了,都以为“不典型”,劝我不要拿出去。等写完看看再说。下回还写什么,还没有想法。如有合《芙蓉》用的,当寄上。

近来文艺界的风似乎又有点紧。《文艺报》发批评《人到中年》文,调子很高,不知有没有来头。谌容近患肾结石,在家休养,我一直未见到她。

即候

“刻”安!

曾祺

六月十三日

三、1983年8月11日汪曾祺致弘征

弘征同志:

今夏各地持续高温,北京很多机关只上半天班。长沙恐更不能耐,尚望珍摄保重。白酒少饮为佳。

顷于友人处得见《周作人回忆录》,甚感兴趣。此书是内部发行,北京书店没有卖的。你能不能在出版社内部给我搞到一本寄来?书款自当寄奉。

前在长沙,出版社约我将谈创作的文章编为一集。我十月底以前要为人民文学出版社把我近两年所写小说编集,创作谈需在十一月以后动手编。材料不凑手,可能要拖到明年了。

沈从文先生前患脑血栓,至今卧床,左边手脚失灵,即便好了,也要扶杖而行了。

即候曼福

汪曾祺 顿首

八月十一日

四、1983年9月8日汪曾祺致弘征信

弘征兄:

我已搬家。新址是:北京丰台区蒲黄榆路九号楼十二层一号。以后联系,请按新址。并请转告负责寄赠刊物的同志。

前曾写信请代弄一本《周作人回忆录》,想有难处,那就算了。

我下旬将应《钟山》太湖笔会之邀到苏州、无锡一带玩一趟。回来即将编我的第二本小说集。此集为应人民文学出版社之约编的。书名《晚饭花集》,收小说十七篇。十月底交稿,出书至早也在明年夏天了。书出,当请指教。编完小说集将着手搜集我的评论和散文。这也颇费事,因为我的东西发表后都未剪留,只记得篇名,连刊在哪个刊物哪一期都不记得,即使复印,也极麻烦。散漫成性,麻烦自找也!

即候

著安!

汪曾祺 顿首

九月八日

五、1984年2月6日汪曾祺致弘征信

弘征同志:

前承惠寄诗集及近寄诗词日历、书签,都已收到。谢谢。

我已搬家,新址是:北京蒲黄榆路九号楼十二层一号。以后联系,请按新址。并请转告出版社负责寄赠刊物的同志。

我去年十一月去了一趟徐州。在这以前写了几篇小说。进十二月就没有写什么。人很闲而身体似颇好。除夜子时,作了一首打油诗,录奉一笑,知我老境尚不颓唐也:

六十三年辞我去,

随风飘逝入苍霏。

此夜欣逢双甲子,

何曾惆怅一丁儿。

秋花不似春花落,

黄鸟时兼白鸟飞。

敢于诸君争席地,

从今泻酒戒深杯。

颔联是无情对,且是流水对,可谓流水无情对,小游戏耳。

候年禧!

曾祺 顿首

一月五日(此信落款为农历日期,公历是2月6日)

六、1987年8月5日汪曾祺致弘征信

弘征兄:

久未奉候,想当佳胜。北京今夏酷热,长沙必不可耐,伏望珍重。

兹有一事奉渎。我的同乡王干、费振钟,在苏北青年作家中算是颇有才华的。他们编了一本评论集。闻阁下主编的新人初集丛书考虑收入。他们恐怕你尚在犹豫,托我为之说项。你考虑考虑看,如果还过得去,不妨容之脱颖。他们要求我写序,这事我可以办。但我九月初应聂华苓之邀要到美国的爱荷华去,十二月中方回来,序须迟至十二月下旬方能着笔。——我也要多看几篇他们的文章。如急需,则我亦可在美国写就寄上。此事有几分“光”,望能在八月廿日给我一信。

我大约八月廿八日离京赴香港,再转乘国际航班赴美。同行者,古华。我对出国,并不那样兴奋。年事已大,对紧张的生活节奏殊难适应。又美国无白酒,岂不令人寡煞!

你们出的《丑陋的中国人》尚有余书否?有,乞赠一册。

即候

暑安!

弟 曾祺 顿首

八月五日

复函寄北京蒲黄榆路九号楼

Copyright @ 2008-2016 www.renq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人气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18864号-17

联系邮箱   291 32 [email protected]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